一個太陽餅師傅之死

 

 

一個太陽餅師傅之死

 

太陽餅長年來都是眾所周知的台中名產,自50年代起,發明人魏清海(阿明師)老先生創造了太陽餅之後,任何到台中旅遊的旅客無不人手一盒太陽餅帶回家,那獨特的麥芽內餡與餅香,堪稱是台中在地名產的傳奇之一,然而前幾日新聞卻看到,第三代傳人魏郁奇輕生的消息,令人不勝唏噓。

魏郁奇是魏清海的嫡孫,父親魏建三傳承了好手藝,經過40~50年交棒到魏郁奇手上的時候,其實餅店發展已經大不如前。為了挽回太陽餅光榮,魏郁奇其實曾與魏清海的義子林祺海合作開店,試圖光復早年太陽餅的盛況,但沒多久兩人就拆夥收場,於是林祺海繼續打著「阿明師」的正宗旗號經營餅店,而魏郁奇這位嫡孫卻用魏清海的名號另起爐灶,試圖用「魏」姓的直系血緣做「差異化」區隔打贏這場戰爭,然而林祺海的「阿明師老店太陽堂」順利站穩腳步,魏郁奇的餅店卻每況愈下,最後結局著實令人遺憾。

當新聞去採訪魏郁奇的家人親屬、鄰居街坊時,可以了解到他其實對餅店的經營失敗很自責,一直認為自己手藝沒有父親、祖父這麼優秀,甚至連林祺海的「阿明師老店太陽堂」都不如,所以才造成今天經營不善的局面。然而實際上,魏郁奇的困境不只是手藝好壞的問題,還有其他大環境的因素。

首先,因為太陽餅名氣太響,以至於模仿者眾,過去在台中火車站附近才買得到的名產,後來幾乎整條中港路都有人賣太陽餅,分蝕了核心利基市場;其二,早年要買伴手禮的選擇不多,但後來有了先麥芋頭酥、萬益豆干、俊美鳳梨酥、日出乳酪蛋糕等…競爭對手,當然又更進一步產生衝擊。

此外,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失敗原因在於,有許多傳統餅店並沒有意識到環境的改變,消費者重視的價值層面已經非常不同。以前你可以打著「老店」、「古早味」就能生存,但現在的消費者更重視「包裝」、「品牌」、「行銷」,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台中的「日出集團」,原本只是一個販售乳酪蛋糕的小店,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文創產業」的經典案例,像是宮原眼科、第四信用合作社,就是該集團的代表作。

另一個經典例子,就是南投的「微熱山丘」鳳梨酥,同樣創下驚人的業績,還在短短幾年內發展了在地的觀光,帶動了農民與文創的聯結性,近日內更在日本表參道開店,外觀設計是以天然的竹子、木材建造而成,夜晚看就像是一個精品的特色店鋪,令人驚豔。

我相信魏郁奇並不是不想改變,只是當他意識到自己需要創新的時候,早已經沒有足夠的資源、Know-How、人才去力挽狂瀾,這慘痛的教訓其實不只是魏郁奇一個人遇到,更不只侷限在一家小餅店,從商業現實狀況來看,Nokia、Motorola、百視達、柯達…等大公司,一樣未必能在大環境變遷時快速跟上腳步,而台灣老公司、「模範生」Acer宏碁更在之前不久宣告單季虧損131億元,更是震撼市場,讓已經半退休的施振榮不得不「老驥伏櫪」,重出江湖來挽救頹勢。

一個太陽餅店的師傅之死,背後代表的意涵不單單只是餅做得好不好吃的問題,誠如這些大公司的產品、服務、專利同樣很強大,但也因為大環境的改變而沒落於市場。從這些故事我們學到的教訓就是,別沈溺在過去的光榮裡,更要隨時關注環境的變化,特別組織越大,反應會越遲鈍,若無法跟上時代的腳步,其實這些公司都可能與一家太陽餅店無異,消失在市場上的速度,有時候快的讓你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