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被笑,直白一點更好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在我看了許多團隊創業簡報以及溝通模式,還有對照自己一路走來的創業挫敗,我發現「盡可能簡單的溝通」才是有效輸出意念、價值觀讓人明白最重要的核心關鍵。

說起來很簡單,但我們總是無意中又不小心複雜了,因為希望事事完美,因為希望無可挑剔,因此你所做的每件事都深思熟慮,正是這個深思熟慮帶來了兩個正反效果:好處是四平八穩,壞處是無法引起驚奇。

你回想一下過去的記憶裡,靈光一閃讓自己讚嘆的好點子,是不是都擁有非常純粹的原型,然而隨著你自己或者和夥伴的討論深化後,卻變得好像一點也不吸引人了,隨之而來的是無止盡的問題,以及惱人的現實條件,迫使你必須改變你原本那最令人驚奇的「亮點」。

其實這原本不該衝突的,就是說你的產品還是可以相當完美,但你對外的溝通方式卻已經複雜了。因為你想要一次把話都說完,你想用「理性」而「邏輯」的方式去告訴大家,你做了什麼事,你做得有多好,產品有多棒,卻忘了其實可以觸動人心的關鍵往往很小,很簡單,該易於理解,而非那些複雜的技術名詞或強大功能項目。

這個毛病太多人都有,這意味著你在研發產品與行銷上,應該俱備不同的思維與方向,才能分別達到各自的目標:前者作出最棒的東西讓人使用,後者用最簡單的方式讓別人知道。

沒有人知道,就沒有人使用;沒有人使用,就沒有人知道。知道什麼?知道你的設計理念、你的精神、出發點、信念。相信我,沒有那個消費者能倒背如流你的產品功能與技術,他們只會告訴他的朋友你的東西很棒,可以帶給他們什麼幫助,如此而已。

有時那個好處在你耳朵聽來,竟是如此簡單得可笑,甚至是你未曾想過的好處,然而就是那些情境下的感受,正面的感受,使得他們願意成為你產品的義務推銷員,用口碑為你傳達到每一個你無法觸及的角落。

回過頭來說,為什麼許多高級知識份子只能研發而做不好行銷?關鍵在於我們的腦袋裝了太多架構、模式、專業用語。這些東西已經融為你身體的一部份,甚至是你的血液你的DNA,處處都存在著「專業」的影子。

當你描述一件事情的時候,你的腦袋百轉千回,你認為你無法用一句話簡單道盡某個技術的好處,因為你認為對方會需要另一個基礎知識才能明白,所以你乾脆選擇用GPS去說,而不是「讓其他人知道你在哪裡」;用「HD畫質」去說,而不是「看奶粉中的鐵屑會更清楚」;用「藍牙x.0」去說,而不是「讓你的檔案傳輸更快」。

其實你應該謹記,沒有誰會有時間或想去瞭解所有的事,好證明你的偉大或產品有多棒,他們只想知道的是:「這個產品或解決方案,與我有什麼關係?」

如果你無法讓人明白,讓人聽不懂,縱然你有再好的點子都無法傳達出去,這對你推廣的自然不是好事,是你的溝通方式阻礙了你的好點子,而不是市場不接受。這從消費者進入你的網站,或接觸聽聞你的產品,就立刻開始了一系列的「理解、認知」之旅。

認知什麼?認知你的說法對照你的產品或服務,是否與他自己有關?更重要的是,是否能夠真正為他解決問題,比起其他解決方案更加優異?

其實,許多人並非不懂這個道理,而是根本「不屑」讓自己口語化。這其實無可厚非,也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只是就行銷或溝通上這會是一種阻礙。或許是礙於身份,誠如教授、專家、權威之類,就很難用「即使連小學五年級程度」的小朋友都能理解的方式去說明某些概念。比方說,用「商業模式」這四個字總是比「用有系統的方式讓大家瞭解一個可以賺錢的好點子」來得簡潔有力多了,但簡潔有力通常不等於簡單易懂,對於有某種程度水平的知識份子而言很簡單,但對於莫衷一是的市場而言,就可能是無字天書。

大前研一曾說過,他很遺憾自己的大腦已經被高級教育給破壞殆盡,他的意思是說從商業的角度去看,許多人都跟他一樣被高等教育破壞了「原始的、敏銳的、直覺性」的商業嗅覺。當你思考事情是可以像麥肯錫的樹狀圖去思維的時候,你會非常適合擔任分析人員,但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創業家,有時候你需要的不是邏輯,而是從市場中嗅到商機的直覺力。

溝通若不能簡單,絕對無法發揮擴散的力量。口語化一點,直白一點,反而可以讓自己盡可能保持單純,回歸純粹。最後,「淵博的簡單」,跟「無知的簡單」是截然不同的境界,你應該成為前者而非後者,記得別搞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