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科學家,還是創業家?

MAD SCIENTIST

 

從開始接觸新創團隊至今超過7個年頭,以前單純只是公開場合認識,近幾個月來則是因為工作關係而有頻繁且深入的對談。總的來說,台灣年輕人很有活力,很有熱情與創新點子,但這些東西的交集卻少了「商業性」。(關於商業性是什麼,之前已經談過,此不贅述)

 

我明白「創新」這回事,難免會走些冤枉路,只是年輕人前仆後繼的花了一堆錢,最後只是像放煙火一樣,短暫的絢爛最後歸於平淡,甚至是灰燼,都讓我覺得相當可惜。我認為,即使你是所謂「新創」團隊,想法很創新,產品很創新,服務很創新,但這些創新的意義都要與商業有關,而不是瞞天亂搞一通、毫無章法的創新創業。

 

你要清楚自己創業的能力、資源,以及你所處的環境,甚至是你的目的,不能貿然去學老外所做的每件事。像我們經常可以看到TED上有很多令人驚豔的作品,包括智慧化微型四翼直升機,會自己循著空間探尋與收集資料,甚至可以整批隊伍自己協調隊形,能組裝,能搬運重物,這絕對是一種好發明,但距離商業應用卻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還有一個念MIT的印度天才年輕人,親手打造了「第六感」裝置,胸前掛著一個投影設備,背著一個電腦,當你隨處走到你想拍照的地方,就可以用手比出特定手勢,它就會自動拍下你想要的景色;或者當你在看報紙的時候,它會自動偵查你閱讀的內容,然後將報紙上的圖片自動變成新聞影片播報給你看。這是一個令人驚奇的發明,它有很強大的商業啓發性,但距離成為商品化的路同樣遙遠。

 

這世界有很多創新,是科學性的創新,是技術上的突破,但這些創新要演化到成為商業應用,絕對有很漫長的路需要克服,這裡頭包括開模的成本與形態、相關零組件的標準化生產、組裝與封測、庫存、物流、售後服務維修、零件替換的難易度等…問題。你當然可以做出令人驚豔的原型產品,但你同時也要明白,商業化的應用是一種普及的概念,同時也是一種嚴謹的服務流程,不能半吊子,不能隨便,不能潦草,甚至應該走在顧客之前,為他們設想好使用情境,解決他們真正的問題,這才能稱為商業化。

 

然而我卻看到許多新創團隊做出令人疑惑的服務產品,包括網站、App、設備。多數情況下,這些團隊只有想到自己做出這個東西,能獲得什麼樣的成果,包括巨量資料、顧客資訊、金錢、廣告、社群影響力、知名度…等,卻完全忽略了顧客真正要的,是他們的問題能簡單而有效率的被解決。

 

正因為如此,於是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團隊做出來的產品或服務,根本找不到明確的獲利模式,甚至不要說獲利「模式」,光是問「你打算跟誰收錢?」、「怎麼收?收多少?」就已經是很大的問題。彷彿這些團隊只是一心沉醉在自己美好的產品與服務上,卻完全沒去思考這些東西要怎麼賣出去,怎麼賺錢?

 

科學家可以做不賺錢的點子,可以只是為了求取基礎科學的進步而做,但創業家絕不能做無法賺錢的產品與服務。網路服務固然有某種程度「免費」的特性,但你不能因此就刻意放棄「收費」的思維。你是創業家,不是科學家,不能只是「先」做出某種產品後,「才」期待這東西可以賣出去,而是要先思考這東西做出來可以怎麼賺錢,開發成本與賺錢之間是否划算,接著才是思考要不要做,如何做出來的問題。

 

「怎麼賺錢」的問題,要深入且不斷的在你實際做出某種產品與服務「之前」,經過反覆探討,反覆驗證,當你有足夠把握這東西能賺錢,也有人願意買單,你才應該去做這件事。說實話,這些東西很老套,我相信道理也不難,但現實狀況是,在我認識的網路新創團隊中,有9成以上都不具備這些思維。

 

孫子說:「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創業要有願景,這願景必須伴隨著務實的目標就是收到錢,有這樣的前提,你才應該據此創業,或者做出優異的產品與服務。不要把創業當賭博,不是先做了才期待賺錢,而是確保有人願意為此付費才去做。雖然只是次序的不同,但承受的風險與成本完全不同,當然也直接的影響了你創業成與敗的機率。

 

此刻的你,如果正遭遇創業發展瓶頸,請你靜下心想想,你的團隊是創業家?還是科學家?或許眼前難題的解答就會浮現。記得,收得到錢才算數,不要拿國外一些怪物級的特殊個案來安慰自己,催眠自己仍有美好未來,那未必是你學得來,也未必是你學得起的。只有本本份份的收到現金,才能繼續支撐你的理想,請記住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