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為何如此困難?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昨日和一群長輩開會,談到門面準備要換招牌的事情,因為年久失修,加上風吹日曬,招牌早已斑駁破損不堪,早就該換。只是臨時有人認為,既然都要換了,重點應該擺在「醒目」,因為過去招牌不容易看見,想來拜訪的都不容易找上門,反而都要說位置是在某某建築物隔壁,感覺有點尷尬。

於是,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集思廣益,試圖想出一個方法解決,然而討論了半天都沒結論,有些嫌麻煩,有的方案太貴,最後還是大家還是決議就單純做個招牌即可,所以責成負責的幹部直接詢價發包。

頓時讓我想起一年多前,當我試圖要做一個令市場驚艷的產品時,也遇到類似的情況。

為了百分之百完成自己理想中的產品外觀設計,於是跑遍幾個朋友推薦的大工廠,北從新竹,南至台南,光是為了瓶器就找了21家工廠,但多半工廠不太管你想做什麼,聽到你想客制化自己的瓶子,就會劈頭先問你:「那你有多少量?」

顯然,我們這種小廠商能開的量不多,自然就被工廠打槍。最後花了整整三個多月,你們猜如何?是的,我又繞回了原點,最後還是只能買工廠的公版。因為客制化的問題很多,最主要是因為製做模版的費用通常頗高,所以如果你的訂單數量不夠大,這攤提在單一產品上的費用恐怕自己也不划算。

此外,工廠對於我的設計也很有意見。

有些工廠說,這種設計沒有人有,這樣做出來找不到相對應的配件,做了也是白做;再不就是有些工廠認為這個設計的某些角度開模不好做,生產線上會有困難;或者直接坦白說,這樣的設計根本無法做到,要我找別人。

創新為什麼難?我想關鍵問題就難在,通常出錢的「需求者」沒有相對應的know-how與解決方案,必須仰賴「供應者」的能力、設備、製程、經驗,但這些「供應者」不見得願意花時間去解決你的問題,或者也不願意冒著風險幫你開發新產品。

以第一個例子來說,當時我想到的是,或許可以有很創新的解決方案,不見得非得花大錢但還是走原路。然而我相信,如果我去找製作招牌的廣告公司,他們大概「不願意」而且也「不敢」給我什麼創新的做法。

原因很簡單,他們怕出了事得負責,萬一做出來不滿意,收不到尾款還跟客戶起衝突,最慘還可能互相告訴上法院,那真的很倒霉。但對我們來說,製作廣告招牌並不是我們的專長,更不是我們上網Goole一下就可以知道該怎麼做的。事實上,根據經驗推斷,就算我們可以提供網路上的新鮮做法,想必招牌廣告公司大概也不太願意配合。

同樣的,當我在尋找產品的包裝瓶器時,也是一模一樣的遭遇。由於我找朋友設計的瓶器,是我自己腦海中認為最理想的方式,它牽涉到我的品牌理念,因此自然絕無僅有,空前絕後,然而我沒有足夠的能力與資源,去說服這些工廠為我改變。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習慣於用「最簡單」的、「最省事」的思維去接外包案,特別對我們這種小量的品牌商而言,自然更不將你的創新放在眼裡。

縱然你出得起錢,他們也得去評估,為了接你這案子,他們得傷透多少腦筋,生產線是否要做些許調整,研發過程是否需要一段時間來改善良率,這都會是工廠思考的問題。

在這樣的情況下,創新當然困難。

因為需求者願意出錢,但卻沒有相對應的設備、能力與經驗;而供給者有設備、能力與經驗,卻不願意為了你去冒險創新。

對他們而言,如果面對的客戶是小廠商,他們聽到、看到你的想法或設計,基本上會第一時間懷疑你到底懂不懂這個行業,多半會帶著輕蔑的口吻跟語氣,提出許多質疑,只要把你辨倒了,你就會乖乖按照他們既定的服務模式走,他們就可以省事賺錢;但如果他們面對的是大廠商,第一時間當然還是要先拿翹,最主要是想在談判上取得優勢,先告知你這種東西不好做,之後再來跟你議價,偶而刁難一下,偶而嫌東嫌西。

此時如果你無法堅定你的設計與理念,大概就只能被迫接受既有的方案。

因此,當我看到Apple可以做出這麼多創新產品,而其他大廠做不到,我就能理解這有許多關鍵性問題,是需要其他廠商也願意配合你的,不是自己覺得要這樣做就能做到。

我慢慢意識到,這世界上有許多的「創新」並不是沒有人想過,而是許多人根本無法實踐你腦海中的創新,是因為你無法有足夠資源與專業知識,去說服那些可以配合你的人與你朝著同一個方向去創新。所以真正珍貴的,並不是賈伯斯的創新點子,而是他的意志力,用各種方式催生出他要的創新產品,不達到絕不罷休的精神,才得以有革命性的創新產品問世。

所以,當你試圖成為改變世界的領導者時,你可能得先盤算一下是否有足夠的資源與專業知識,好說服那些態度保守、思想僵固的人與你合作,如果都有,那就用你的堅強意志,實現你腦海中的烏托邦吧。能做到這樣的創新非常不容易,值得享有消費者的掌聲與尊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