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學習的困境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直白地說,創業這回事如果沒有實際親身參與過,你真的很難體會一些事。所謂的親身參與,不是只參加個團隊敲敲邊鼓,而是扛起壓力、面對資金缺口、面對伙伴挑戰與質疑、處理客戶抱怨、解決供應端的不穩定,體會過痛苦、挫折、驚慌失措,你才真正算是創業過。

認識許多大老闆前輩之後發現,你問他們怎麼成功的,他往往很難告訴你一套邏輯。最主要是因為許多老闆都不盡然受過高等教育,他們或許聰明、精巧、商業敏銳度高,然而他們通常無法給你一套完整論述,教你如何邁向成功。

如果你有機會和他們聊天,你會發現他們的思考經常是片段的、破碎的,而且跳閃很快,如果你不小心恍神一下,可能就跟不上他的思考脈絡。但這不是他們的錯,因為他們往往是從「做中學」,所以他可以跟你分享很多經驗以及他遇過的故事,但無法給你一個完整而論述清晰的架構。

反過來說,這就是教授們的專長了。檯面上許多教授對於創業、創新、管理、行銷,經常可以侃侃而談,他們擁有相當優異的學歷,也有些人在大公司擔任顧問,見識過大手筆的操作方式,而他們的專長就是歸納整理,最後推出一套論述,並且有相當清楚的理論架構,旁徵博引,讀來讓人如癡如醉。

只是毛病正好跟實業家顛倒,縱然理論、架構再怎麼清晰,論述如何完整而周延,這些東西往往只能帶給你「方向」、「啓發思考」,卻不見得能實際解決你的問題。多數的理論或架構,是從研究大公司、成功案例、高階經理人的英雄事跡而來,教授們比較容易從既有的基礎上找出方向,但如果是從無到有的創業經驗,相關的經驗與論述往往付之闕如。

簡言之,創業家是實際上場投球的人,而教授們比較像是球團的顧問或經理。投球的人是直接面對打擊者的對決,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抗壓性,去面對每一球的選擇,可能造成什麼結果;但是球團顧問經常可以縱觀全局,知道如何管理球隊,卻不會知道該怎麼投球。

實業家老闆很能做事,執行力很強,只是往往表達不清楚,說不出自己心中的理想跟方向是什麼;但受過高等教育的教授們,論述能力一流,也能完整表達商業邏輯,但他們通常無法有像這些老闆們的執行力。於是這天平的兩端呈現了有趣的現象,一個很能做,一個很能說,但中間卻形成了一個落差,是外人無法窺探的奧祕之處,我將之稱為「創業智能空缺」。

什麼意思?就是說,如果你所受的教育與知識基礎較低,其實你很難聽懂教授們所說的是什麼邏輯,因為彼此的基礎認知水平不相稱,誠如大學生很難跟小學生講解微積分是一樣的意思;另一層面,如果你沒有一定程度的創業經歷,就算一個成功的高人、前輩在你面前傳授成功心法與經驗,你也聽不出他的想法有多強大,多寶貴,甚至你會覺得這些道理我都聽過了,老生常談、陳腔濫調,那可能就與成功之道失之交臂。

所以許多大老闆去上EMBA,是真正獲得教學相長的層次。老闆們從教學中獲得「語言」,開始懂得如何將自己會的東西,用完整的方式論述出來,最後體現在他們的論文之中;而教授們則從老闆的實務經驗獲得「應證」,對照他所學的架構與理論基礎,逐漸明白理論與實務之間的差距,以縮小他在對外談論架構時,該釋放出多少分寸,讓人聽得懂,也能做得到。

這就是為什麼,市面上談論創業的「理論+實務」的書籍很少,而創業家的成功故事、傳記很多,教授們寫的教科書也很多。談人力資源管理、談策略管理、談行銷管理,我們很難找一本書是兩者兼之,同時告訴你實務上執行某個理論或架構後,遭遇的困難是什麼,而最後實際解決的辦法是什麼,即使有,我發現也多半是教授學者所撰寫,到底公司內部的實際狀況為何,還真的很難得到正確的資訊。(當然,內部人士可能基於商業秘密考量,也未必願意把實務經驗公開,這也是很大的遺憾)

這裡不是要講創業家與教授的比較,而是想強調,「創業」很難有一個完整的學習方式,是因為「實務與理論」本來就鮮少被結合。你若不是靠自己反覆利用「學以致用」、「用以致學」的方式體會創業,你將經常陷入創業迷局之中,同時也看不清全局的面貌。實際的狀況就是,遇到問題只能靠嘗試錯誤的方式找出活路,但成功後你卻很難回頭檢視自己是如何克服這些問題而成功,是否帶著運氣?還是真的高瞻遠矚?是工具有用?還是你的直覺?

創業學習的困境,是因為實業家往往會做但說不出,教授們通常會說不會做,要找到兩者兼有的人,翻譯兩端使用的語言、文字,並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像是施振榮先生受過高等教育,又同時有實務的成功創業經驗,他的文章與提出來的架構,或者對年輕人創業的建言,就很值得你參考。

能提出完整論述,是一種學問;能有強大的執行力,也是一種學問。身為創業家,應該朝向這兩個方向努力學習,好讓你寶貴的實務經驗能傳承下去,也讓你能透過大師們的眼光,擁有更高更遠的視野,掌控全局,邁向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