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達案對創櫃版的啟示

 

博達案對創櫃版的啟示

 

時下的新創團隊可能已經對「博達案」並不熟悉,文章開始前先簡單回顧一下。

「葉素菲,1958年出生,曉明女中、淡江大學法文系、比利時魯汶大學經濟學碩士、博士候選人,第二任丈夫林華德曾任國票金融控股公司董事長。

1991年2月25日,34歲的葉素菲,拿著到處東拼西湊的資本額新台幣五百萬元成立博達科技。初期員工僅4人,主要從事電腦週邊產品之進出口貿易與開發智慧型硬碟機SCSI介面控制卡,並以自有品牌「PROCOMP」行銷。

1997年,博達獲中華民國財政部證券暨期貨管理委員會(簡稱證期會)通過股票公開發行,並宣佈開發出台灣第一片砷化鎵微波元件外延)片。

1999年12月18日,博達股票以每股新台幣85.5元在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並獲頒國家磐石獎。

2000年4月,博達股價飆漲至新台幣368元,公司市值也隨之增長成二百五十億元,登上股王寶座;葉素菲也因新台幣四十一億元的身價登上《商業周刊》673期的「百大科技富豪」第40名。

2003年8月,副總統呂秀蓮接見包括葉素菲在內的科技界女企業家。

2004年6月15日,博達無預警宣告因無法償還2004年6月17日到期之公司債新台幣29.8億元,決定向士林地方法院聲請重整。

2004年6月17日,台灣證券交易所將博達股票列為全額交割股。

2004年6月23日,博達股票被停止交易。

2004年6月25日,葉素菲因詐欺、背信罪被移送至士林地檢署,隔日收押。

2009年11月19日,台灣最高法院駁回上訴,葉素菲遭判有期徒刑14年定讞,併科罰金新台幣1億8000萬元,必須入獄服刑。

2009年12月8日,葉素菲入獄服刑。」(以上資料,摘自wiki百科)

總結來說,從葉素菲成立公司到IPO花了6年;從股票在台灣證交所上市,直到被勒令下架停止交易,中間也是6年。中間歷經公司股價最高點368塊錢,市值來到250億元新臺幣,副總統還曾經接見過葉素菲,博達的產品也曾拿過國家磐石獎,卻在2004年無預警跳票申請重整。

成為上市公司難不難?對大集團來說要拆個子公司出去上市可能不難,但對新創事業而言我想門檻還是有的,乍看之下好像實收資本有個新臺幣3~6億元即可申請,不過通常還要經過工廠標準審查、SOP流程、內控內稽問題等…必須符合政府規範,所以難度頗高,再加上營業額撐不撐得起來,更是一大關鍵。

簡單說,要像葉素菲這樣,赤手空拳湊個500萬資本額,6年就能IPO(初次公開發行),雖不能說完全辦不到,但只能說是「佳作」;然而,能精心佈局讓產、官、學、投資人、顧客,絲毫辨識不出她的作假能力,坑殺股民從250億市值4年後一毛不剩,才是真正的「天才之作」、「經典之作」。

250億元,如果拿來鼓勵創新創業,不知該有多好?平均一個新創團隊假設拿到新臺幣500萬來算,可以養活5,000個優質團隊,2萬個創業人,在資源相對充裕情況下,專心創業,研發創新,而不用擔心下一餐在哪裡,該找誰要錢繼續實踐理想。

5,000個團隊、250億元這些數字有多大呢?大概可以囊括全台灣所有創業競賽隊伍,以及每年申請政府SBIR、SIIR等..計劃補助款的新創公司數人人都破格錄取得獎,申請補助款全都能超額1倍給予,或足以買下像是台灣之光GogoLook這樣優秀的app研發團隊50組。

好,說了這麼多,到底我想說什麼?

創櫃版總算在上週熱熱鬧鬧的風光揭幕了,這個讓台灣許多新創團隊期待已久的政策終於落實誕生,不僅政府對此寄與厚望,我想許多創業人也莫不躍躍欲試,希望自己能成為被政府「認證」的好標的,成為投資人青睞的下一個明星公司。

然而台灣的創櫃制度,我認為對於新創團隊募資找錢這件事,幫助不能說完全沒有,但可能僅是相當微幅的增加,其中對於投資人的限制,更是讓新創團隊瞠目結舌,望洋興嘆。自然人投資上限6萬元,專業投資人還得是政府認證的銀行、證券公司、創投等..金融機構,再不然就得出示3,000萬財力證明,並填具「我已經知道風險了」之類的切結書,更重要的是,創櫃版只能協助團隊「籌資」,無法讓投資的股東「流通交易」,我真不知道這樣的制度到底幫助了誰?又減少了什麼問題?

種種的一切,都指向了政府的認知是如此:新創團隊就是風險高,風險高就是代表股東可能血本無歸,血本無歸我就有事,所以我應該限制投資人,不然又被股民抗議政府把關不力。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的疑問是:

1.光「一間」經過「嚴格審查」的「上市」公司博達案,就能坑殺上萬股民,蒸發掉一間250億元市值的公司。結果,我們允許這種上市公司存在,卻不願意讓社會承擔250億元損失,但卻是用於鼓勵創新創業,同時「分散」在「5,000個團隊」上,這是否是一種矛盾?到底是集中風險高,還是分散風險高?

2.台灣過去20年,坑殺股民的「上市公司」有多少?難道只有博達一家?不止,憑我個人印象,至少還有太電、訊碟、皇統、力霸等..大公司、大財團,隨便一個個案都是蒸發百億起跳的大案件,影響所及的股民數可能早就超過上百萬人,籠統加起來,損失沒有個上千億,至少也有5~6百億。

既然如此,我想問的是,創櫃版以目前限制單一新創公司籌資1,500萬的額度,又能對市場造成多大傷害?甚至搞不好許多團隊只是要個3~500萬,又是否是台灣社會負擔不起的損失?

要我說,我寧可把過去20年,台灣這些惡意詐欺股民的上市公司千億蒸發市值,用來分散、投資、支持3~5萬個新創團隊,讓他們能呈現透明的財務資訊,並借由政府認可,擁有一定程度的「上市」籌資空間。

不管是限制額度、或是委託第三方信託保管,我相信每個創業團隊都會願意接受,只要能讓願意支持他們的股東,不要被約束這麼多,能有交流這些新創團隊股票的機制,這才會是真正能幫助新創團隊的政策。

說穿了,上市的概念就是透明度的概念,金管會要求這麼多東西,不也是希望強化上市公司的透明度,讓大眾一起監督這些大公司?既然這樣,是大公司牽涉上百億的賬比較容易透明?還是小公司幾百萬、幾千萬的賬比較容易透明?這應該是很簡單的邏輯。

既然如此,只要新創團隊願意配合,強化自身的透明度,那是否就能具備一定程度的「類上市」、「類上櫃」概念?讓願意承擔風險的股民自由交易股票,而不是一個四不像的創櫃制度,不僅沒有太大幫助,卻增加了輔導與監理成本,又何苦來哉?

其實籌資工具老早就在,只是我們的法令速度太落伍,太慢,跟不上時代的進步,以至於台灣無法成為新創環境的溫床,難以培育更多世界級的新創事業。

台灣人絕頂聰明,又肯做事,工時長度幾乎是世界第一,勤奮度不言可喻,只要給予好的創業環境,我相信台灣創業團隊絕對可以有更大的空間,更優異的表現。

政府的角色,就是把平台角色做好,尊重市場機制,給一套真正能幫助創業的遊戲規則就好,不需要過度擔憂市場問題。投資風險是投資人自己會判斷的,而有心坑殺股民的企業當然要有更嚴厲的法令懲罰這樣的行為,然而現實台灣最諷刺的是,那些捲走上百億資金的大老闆都在吃香喝辣,然而有心想做事的新創團隊卻苦哈哈,這真的是最大的矛盾,也是政府得好好思考的政策方向。

期盼創櫃版有更自由的玩法,任何創新當然都有風險,但鼓勵台灣人創新創業,是我認為值得冒的風險。只要強化新創團隊的透明度,我想創櫃版應該有更大的空間協助新創團隊,讓有心想做事的團隊找得到資源,讓願意承擔風險的投資人協助新創團隊更上層樓,這就會是新創團隊的希望,也會是台灣躍上國際舞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