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戰計中計

(本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王總在貿易公司已經多年了,算是老手,現任的廖董事長是他的侄子,不過廖董是紈袴子弟,說好聽是企業家第二代,但實際上父親過世後留給他這間公司,他根本沒在管事,平常最愛買名車、上酒店、賭博,因此公司的大小事都交給舅舅王總經理負責。

這個王總其實也算有生意頭腦,同時在貿易界經驗豐富,一直都想自己當老闆開公司,但年輕時太急著成功,許多合作跟投資都失敗欠了一屁股債,反而是侄子聽媽媽的話好心收留這個舅舅,還給了他總經理的位置跟薪水。

沒想到這王總卻吃裡扒外,因為他總覺得自己不該只有如此,就算薪水再高,也是幫人打工,公司也不是自己的,尤其想到要幫這個敗家子侄子賺錢,讓他揮霍,心裡就不是滋味。因此,多年來他總會在貿易過程中動手腳,收一些回扣,累積資金準備自己開業。

有一天,從香港來了一個商人,說是要採購一些特殊原料去中國賣,這正好是王總公司主要貿易的物件。因此當他得知消息,馬上就飛奔去找這位商人談生意,原本預料這生意如果談成,大概又可以多個幾十萬回扣可賺。沒想到當他們一碰面,這位商人卻告訴王總,這筆生意已經有著落,是和台灣一個李先生談成的,連合約都簽了。

王總心裡氣得要命,於是處心積慮的想把這筆單子搶過來做,接著便開始拼命講李先生壞話,但其實他根本就不認識李先生。沒想到,這商人居然真讓王總的三寸不爛之舌給說動了,甚至寧願賠一點違約金也要把他跟李先生的合約給捨棄,轉來跟王總簽約,顯然王總為了做這筆生意,給的條件還不錯。

買賣既成,確定有足夠貨源,這香港商人就先回香港處理公務,接著前往中國準備約那些長久合作的廠商碰面談買賣。正巧不巧,來了一個當地的政要,身份是某某地方黨部的副主委,雖然兩人素不相識,但這香港商人光是看這來頭,聽他說起跟中央的關係,就覺得這筆買賣應該不成問題。果然,兩人相談甚歡,這名政要表明是居中牽線,當下就付了定金,代為簽約,約好以一公噸50萬人民幣,總數40公噸購入,要他2個月後把原料運往深圳某工廠,然後致意離開。

離開前,副主委特別交代:「這批原料不是小數目,你得確定有貨,準時交齊才好。有什麼困難一定要提早跟我說,別讓我揹黑鍋難做,否則上頭怪罪下來,我可幫不了你。」

「一定一定,絕對會如數如時到貨,請副主委放心」香港商人連口稱是,隨即將副主委送上車。

副主委離開後,香港商人興奮莫名,覺得這筆生意從頭到尾都如此順利,實在好運,心裡想,反正台灣王總的貨量夠,這是絕對沒問題的。於是隨即再度搭機來台灣找王總,想談談交貨日期。但他沒想到,當他打電話去貿易公司的時候,秘書只說王總出國談生意去,要他二周後再來電。香港商人心想,反正時間還早,倒是不急,就等他二周。

沒想到,事情其實沒這麼簡單。

原來,就在王總和香港商人簽約後沒多久,有一天,廖董事長突然打電話給王總,說是有公司的事情要找他談。王總心裡覺得不太對勁,因為他這個侄子幾乎從來沒有主動打電話給他,也不曾為了公事找過他。向來,他都是年終的時候把帳務整理好給他過目簽名,這回突然這樣約他,讓他有些提心吊膽。但即使如此,在不確定是什麼事情以前,他當然還是裝著沒事的樣子去找廖董。

兩人一碰面,廖董隨即拿出一封信,是某某銀行寄來的對帳記錄。王總看了嚇一跳,因為那是他多年來放「回扣」的專用帳戶,怎麼會落到侄子手上。廖董雖然年輕愛玩,但他也知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因此痛罵舅舅一頓,說是要把他解雇,同時還要拿這個資料找律師告他,叫他回去等著坐牢。

王總自知理虧違法,拼死拼活的哭求侄子放過他一馬,看在他這麼多年的辛苦份上,請他高抬貴手網開一面。於是廖董對著這個舅舅說:「既然是你和香港商人簽的合約,他肯定會再來找你。當他找你的時候,你先別出面,讓他等個兩週,之後再跟他約時間地點,約好通知我,我要一起過去。」此時的王總雖然納悶,但也沒得選,只能乖乖答應。

就在香港商人在台灣等待二周後,王總總算「回到台灣」,與香港商人聯絡上,約好三日後下午在某咖啡廳碰面,要談交貨事宜。同時,王總也打電話跟侄子廖董報告時間地點,請他一同前往。

三天後,香港商人與王總準時到了咖啡廳,點了飲料後先行坐下,同時寒暄幾句,聊聊近況。突然,王總遠遠看到侄子廖董出現,身邊還帶著一個人,兩人狀似親密,有說有笑,面帶笑容的走了過來。

「嗨,我們又碰面了」廖董身旁的友人開口問候。

正當王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正回憶是否哪裡看過此人的時候,那名香港商人突然瞪大眼睛,表情吃驚的說:「李….李先生?!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王總聽到香港商人這麼一說更驚訝了,猛然將目光注視在這個他素未謀面的李先生臉上。看著李先生對他微笑的表情,霎時間,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事,原來,這一切都是李先生佈的局,銀行的事情肯定也是李先生搞出來的!

「哈哈,這位一定是王總了,哎呀,果然是一表人材,今日得見,幸會幸會。」

李先生一邊說,一邊朝王總走過來,同時作出一個不太自然的擁抱。距離拉近後,李先生在王總耳邊低聲說道:「銀行的事只是回敬你搶我單子,同時我也說服廖董賣了一半股權給我,所以我現在也是公司老闆之一,如果你不想坐牢,等等談判時乖乖給我閉嘴。」

王總聽到這話,嚇都嚇傻了,腿也軟了,當然只能點頭稱是。接著,四個人坐下來,李先生開口對香港商人說道:「不瞞您說,我與廖董正好是舊識,但他苦於近年來公司業績不好,於是我跟他商量買了一半股份,讓我來經營,過幾日我就會正式成為公司董事長,所以今天特地陪同來與您談上次原料的事。不過很抱歉,關於上次王總跟你簽的合約,恐怕我們得有所延誤了。」

香港商人原本見到李先生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自己棄約在先,現在李先生成了王總的老闆,當然就有發言權。只是他聽聞後又驚又怒說道:「怎麼可以這樣!做生意要有誠信,簽了約你們就要交貨啊!」

李先生說:「喔,你誤會我的意思了,這貨是一定會交給你。只是恐怕無法在短時間內給你,最快,可能也要半年左右。」

「半年?!」香港商人更吃驚了,心想:我和副主委約好兩個月,你講半年我要哪裡去生出這麼多貨運往深圳?

此時,香港商人眼睛一瞥,看到李先生目光正銳利的、直挺挺盯著他,同時嘴上還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正當商人想爭取交貨時間時,李先生突然緩緩開口說道:「喔,據說你在中國,也認識了某副主委是嗎?我和他,也是多年的朋友了。」

聽到這句話,換香港商人大驚失色,頓時間他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李先生精心策劃的局!那個副主委說是要幫什麼上頭的人買貨,原來只是幌子,真正在背後運作的人就是李先生!但自己跟副主委合約都簽了,一公噸50萬人民幣,總數40公噸,那就是2,000萬人民幣,要是無法如實交貨,不止定金要退還,還要倒賠3成違約金,整整倒虧600萬人民幣阿!

想到這裡,香港商人不禁冷汗直流,全然無法招架,只得乖乖地說:「李先生,我認輸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馬吧。當初毀約是我不對,懇求您務必要兩個月內交貨給我,否則我真的賠不起阿。」

至此,李先生終於獲得全面勝利,既是如此,條件自然是李先生開口:「我這麼做,也只是想讓你知道,做生意誠信為本,你既然敢毀約,就要有承擔後果的打算。這次我放你一馬,但還是要讓你受點教訓。這樣吧,我這邊的貨一公噸賣你55萬人民幣,同時讓你分三期付款,保證在期限內幫你送到。我幫你算過了,這趟買賣,連同船運跟其他費用,你頂多小虧200來萬,應該是你能承受的金額,這條件你意下如何?」

當然,結果如何,想必大家應該都猜到了。香港商人乖乖簽了合約,這筆買賣還是沒逃出李先生的五指山,同時還給他一個寶貴的教訓;至於王總,李先生說服廖董放他一馬,依然讓他在公司工作。但這回有了精明的李先生擔任董事長,他可完全不敢有什麼非分之想或偷雞摸狗的行為。

李先生呢?當然是整個故事的最大贏家。這裡他只撒了一個小謊,那就是他和廖董其實並非舊識,只是自從王總說服香港商人毀約之後,他猜測這王總應該有多年收回扣的可能性,於是寫了一封信給廖董,說是有聽聞風聲王總的手腳不太乾淨,要他全面清查公司帳務與往來銀行,沒想到還真給他料中。

至於那位副主委,的的確確就是李先生的朋友,刻意設局去簽訂合約,好逼迫香港商人有交期的急迫性,在這之前,他只要想辦法取得廖董貿易公司的主導權,那故事自然就可以按照自己設定的劇本走。

商場如戰場,爾虞我詐、虛虛實實、真真假假,凡事都得小心謹慎,以免落入圈套。誠信至上,更是做生意絕對不可減損半分的商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