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來自於相對的思考能力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一個企業家跟數學家一起登山出遊,清晨,兩人正要從帳篷起身時,突然聽到不遠處有熊的咆嘯聲。結果企業家急忙的衝到營帳門前,努力而慌張的穿上他的鞋子。此時數學家嘆了一口氣,悲觀的說:

 「不用跑了,根據我的計算,以熊的速度很快就追上我們了」
   「我知道,」企業家說「雖然我跑不過牠,但我只要跑比你快就可以了。」

這是網路上流傳的一則小故事,用來描述人類對於同一件事物的「相對思考力」。

現代的財務學談論「隨機漫步理論」,認為股票市場具備相當的效率,使你精心挑選的投資組合之報酬率,將和一隻猩猩用飛鏢射出來的投資組合報酬率,不相上下,相差無幾。

這表示,你根本無需費心思考,只要跟著射飛標即可。

巴菲特對此的評論是:

 「股票市場具備效率的結論是正確的,
  但進一步推論至『隨時都有效率』則是錯誤的看法。」

另外,他也說:

 「在任何競賽中,如果你的對手被教導思考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那麼對你而言,可以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依據這50多年來的投資績效證明,巴菲特的見解應當是比較正確的。

許多人在沒有努力之前,一想到困難就放棄了。 誠如巴菲特所說的,這提供了許多創業家一個很好的機會。

成功,是來自於相對的思考力量。

只是許多人往往只思考到「問題」,而沒有思考到「解決方法」,或者根本不願意思考解決方法,一個可能成就你此生的機會,就這麼白白的放棄了。

西元1878年,貝爾發明了電話通訊技術,當時人與人之間聯絡的方式主要仰賴電報為主,之中最大的通訊公司稱為「西方聯合公司」。貝爾當初發明的目的並非要顛覆西方聯合公司,相反的,當時他還想以區區10萬美金,就將這項技術專利賣給西方聯合公司。

但是,西方聯合公司卻斷然的拒絕了貝爾,並且該公司總裁William Orton還說了一句:

  「我們公司為什麼要花大錢買一個玩具?」

被拒絕之後,貝爾選擇和一些金主自己成立公司,該公司命名為「AT&T」。1979年,短短一年內,公司已經擁有17,000的電話用戶。1910年,公司淨利已經超過1,500萬美金,遠遠超越了西方聯合公司。

最後,忽視這項技術的市場領導者成了輸家;而當時差點賤賣自己技術的挑戰者,則成為了市場的領導者。

儘管在克里斯汀生教授的研究下認為,這是出於對創新策略的不熟悉,造成領導者在動機的不對稱上,引發出來的最終結果。然而,這樣的結果是必然的嗎?

當你有一個創業的想法時,尤其是創新的事業模式,你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最根本的其實是「獨立的思考能力」。獨立的思考不見得會讓你戰勝市場,但可以讓你戰勝你的競爭者,誠如那個企業家一樣。

巴菲特在對Nortre Dame學生演講時,拿出一份37家失敗的投資銀行名單。他解釋說,這些投資銀行的失敗,並不是因為股市不景氣;相反地,紐約證交所的交易量因此擴張了15倍,但這些公司仍然難逃失敗的命運。

這些公司的領導人都很努力,智商也很高,也都渴望追求成功,但為甚麼失敗呢?

  「告訴諸位,這就是盲目模仿同業的下場」

盲從,意味著不經思考而跟隨大家的腳步,在人的動物性本能之下,會認為這樣比較具有安全感。

比方說,A銀行賣連動債,業績很好,賺了很多錢。所以B銀行的經營團隊受迫於董事會壓力,只好跟著賣連動債。A銀行的信用卡跟現金卡到處發,衝高市場占有率,賺了不少錢。於是B銀行也跟進,用名片就讓你辦卡。

最後歷史說明了,2005年台灣的雙卡風暴後來導致了銀行的呆帳率攀升;而連動債則害了大多數的投資人血本無歸。事實上,如果銀行的管理階層擁有充足的職業道德,就不應當銷售連專家都不容易搞懂的衍生性商品給一般老百姓。也不應當眼紅其他銀行業者靠雙卡賺進高額利率,於是跟著不管信用風險就搶進市場。

連動債讓銀行的誠信幾乎破產;雙卡風暴則讓銀行虧損連連。某種程度來說,這就是盲從的下場。利益,將思考力與判斷力都蒙蔽了。

那麼,你是否常常獨立思考呢?

是否別人給了你一句:「不可能啦!」
你就放棄了?

<創業的藝術>一書作者『蓋.川崎』說:

  「如果一個創業點子是所有人都說會成功,
   那反而不是機會所在。」

這很符合一般的商業邏輯,因為越多人想得到,你也會有越多的競爭者。加上萬一市場的餅不夠大,後進者成功的機會自然就小了點,就算成功了,可以分到的利潤也只有一點點。

但這不代表你必須老是當一個異類,故意要跟人家做不一樣的事情。而是你必須擁有質疑的精神,思考每一個步驟跟過程,好確保你的點子能擁有創新,又能貼近市場。

大前研一說,麥肯錫的用人哲學是:

  「所有人都贊成,反而不用;
     所有人都不贊成,但當中有人強力贊成,反而會用」

或許也是根源於類似的概念吧。

成功,來自於相對的思考能力。 你需要的不是擊敗市場,而是「永遠」比你的競爭者好一點。每次都多贏一步棋,很快的競爭者就趕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