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裡的鬼屋

GGG

 

還記得我念小學的時候,校園裡有一棟非常老舊的建築物,座落在最偏僻的圍牆邊。地上沒有任何植被覆蓋,只留有光溜溜的沙土,加上周圍幾顆稀疏的老樹,每當陰天或傍晚看過去,都有讓人不寒而慄的陰森感,所以每個小朋友非不得已不會穿過那片可怕的區域,多半都是眯著眼,頭也不回的往前跑,而我們也都慣稱它「鬼屋」。

雖然很偏僻,但距離我們教室最近,因此可以想見,那裏就成了我們這一班的掃地區域。說起來也很倒霉,小時候不懂經營基層,因此選舉的時候總是選不到我當班長,可能又恰好跟我比較要好的女生都比較正,於是班上的長官們最痛恨我,尤其是衛生股長,所以可想而知,我被分配到的掃地區域就是那個最陰森的鬼屋附近。

還好,因為區域頗大,所以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通常我就是帶著一幫兄弟,固定打掃時間上工,有時運氣好天氣晴朗,鬼屋看起來沒這麼可怕,到附近去掃掃落葉,也還算是個閒差,也鮮少有老師到那裡去查訪乾不乾淨,我們通常也是一邊掃一邊玩,只是就沒人敢靠近那棟鬼屋。

偶而掃著掃著,會在樹下看到死掉的蝙蝠、野狗,第一次發現的時候大家嚇的一哄而散,但久了多看幾次也就麻木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死在哪裡,不過我們自然而然會聯想到那是由於鬼屋作祟的緣故,也因此鬼屋的傳聞越來越多,而多半都是由我們班發起的,搞的連老師都要跳出來澄清,那只是小動物自然的死亡狀況,然而那時候的我們完全不信老師說的那套生命科學,我們只相信那真的是鬼屋的法力所致。

每週固定一天,我們兄弟當中會輪流有人要負責把大家掃好集中的樹葉裝入黑色塑膠袋,然後帶著它前往鬼屋西側的子母車裡回收,那天正巧輪到我,所以當大家掃地完畢離開,就我一個人默默的拿了塑膠袋往子母車走去。就在我靠近子母車的時候,突然被一個佇在角落,有著一頭亂髮,黝黑的皮膚,衣服灰嘛嘛的佝僂老人給嚇到,更可怕的是,他正用他血紅色的大眼直盯著我!

那一瞬間真的很想大叫快跑,但我就有如看到蛇魔女雙眼的勇士,被石化法術給定著在地上,完全動彈不得,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那雖是瞬間發生的事,但我的感覺是我們兩人的對望有一世紀那麼長。突然間,他緩緩走了過來,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但我卻依然傻愣愣的呆住沒動,不是有什麼訴求不想走,只是腳真的有麻掉的感覺,我想如果當時有記者曝光這樣的事,我大概會成為全校最糗、最孬的傢伙。

「喂~~」那個可怕的老人開口說話了。

「啊~~你…你不要過來啦!!我沒做壞事,你不要過來!!」我驚嚇的大聲吶喊,同時眼睛眯起來不敢看著他!

「幹啥兒呢!」那老人用很生氣的口吻對我說:「笑捧油,俺至是要你受賞哪袋拉幾!嚼個屁啊!」(小朋友,我只是要你手上那袋垃圾!叫個屁啊!)

聽到他那句話,我突然愣了一下,然後就感覺到我手上那個黑色垃圾袋被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給拿走,這時候我睜開眼睛看,才發現他正把垃圾袋打開檢查著,翻來翻去看沒什麼其他異物,就把它重新綁好,丟上了子母車。

才剛把垃圾丟掉,他就轉頭過來對我說:「笑捧油,你幹啥兒哪麼害怕?俺要幫你丟拉幾啊」(小朋友,你幹嘛那麼害怕?我要幫你丟垃圾啊)

後來我冷靜的聽他簡單說了一些話,才知道原來他是學校裡的工友,只是通常是放學後才會到這裡整理子母車的垃圾,好讓環保單位前來拖走,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就提早來整理,也因此我從沒見過這個工友大叔。

之後好些日子,每次我去掃地,偶而都會碰到那位操著外省口音的工友大叔,慢慢熟了,就有點像是朋友一樣聊天。一段時間後,有一次,我趁著天氣晴朗最不可怕的一個下午,問起了他知不知道那棟鬼屋的事。

「貴五?哈哈,你尾啥覺得那是貴五?(鬼屋?哈哈,你為啥覺得那是鬼屋?)」大叔聽完我的問題,不僅不害怕,還大聲笑了出來。

「你不覺得很可怕嗎?這裡不長草,偶而還會有野狗、蝙蝠的屍體,旁邊老樹很多鬚鬚垂下來,那鬼屋又破又舊,門都沒開過,說不定裡面真的有鬼。」我回答他說。

「煞笑子,來,俺逮泥去砍砍!(傻小子,來,我帶你去看看)」大叔說完,從他身上拿了一大把的鑰匙出來,翻著翻著,挑了其中一把,然後就帶我走到鬼屋門口,迅速的把鬼屋的門打開。

說實話,正當他要打開門的那一霎哪,我的心跳其實很快,有一種很緊張,很想逃的感覺,但又覺得我終於可以把鬼屋看個徹底的興奮感!畢竟這一看,我就會成了全校第一個,恩,除了工友大叔之外,第一個看到鬼屋真正面貌的人啊!

碰!大叔用力打開門後,我仔細一看,哇,原來這傳說中的「鬼屋」,是收藏破舊課桌椅的地方!!旁邊還有一個小空間擺滿了工具,有一些是修了一半的課桌椅,有些則是剛修好還沒上漆的,另有一些則看起來像是全新的。搞了半天,瞎猜了許久,嚇壞所有人的「鬼屋」,原來是工友大叔修理課桌椅的工作坊!

工友大叔跟我說,早年學校因為怕敲敲打打的聲音會打擾老師跟學生上課,所以才會把這個工作坊放在距離教學區域較遠的地方,工友大叔也都是放學後,晚上自己獨自一人在這裏修理課桌椅,直到深夜弄好才會關上門走人。而全校只有他一個人負責修理這些東西,其他工友則是負責水電、管線的任務,因此大多數人比較少見到他,而也因為他經常熬夜工作沒睡好,眼睛總是紅紅的。

「鬼屋」附近之所以會有很多蝙蝠跟野狗的屍體,是因為工友大叔不希望野狗闖進來咬傷學生,所以會在校園角落四處放包著毒藥的飼料,而鬼屋附近的牆圍有個破狗洞,經常會有野狗進出,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誤食毒藥的動物就比較多一點。(當然現在可不能這樣毒野狗,那是錯誤示範,請勿模仿。)

直到那一刻,我心中的謎團終於徹底解開。那困擾大家這麼久的可怕鬼屋傳說,原來只是一個工作坊,而且是工友大叔辛勤工作的地方。看著工作坊裡工友大叔整修好的課桌椅,幾乎像是全新的一樣,不禁對這個鬼屋徹底改觀,也讓我心中對這個鬼屋的可怕印象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工友大叔的好手藝,濃濃口音的外省腔,還有他豪爽的笑容。直到現在,想起小學時代的往事,我還依稀記得他的模樣。

其實,說這個故事只是想讓各位明白,生活或工作上,甚至是創業之路,我們心中經常就存在著像這樣的鬼屋:沒有人真切的知道那是什麼,只是憑著以訛傳訛或者推測,就讓自己陷入害怕、焦慮的情緒裡。

創業家必須深刻的認知到,大膽假設,更要小心求證的道理。雖然創業的路有許多未知讓人感到害怕,但這些未知並非完全無法突破,你必須小心翼翼收集證據,證明你的推論正確或錯誤,好讓自己能有所推進或修正。你必須拔除你心中那棟阻礙你前進的「鬼屋」,別輕易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而是讓自己動手去實踐,然後慢慢挖掘出正確的道路。

迷惘、困惑都是正常的情緒,唯有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冷靜觀察,理性分析,不要把挫敗歸咎在倒霉,而應該徹底找出理由與原因,逐步改善你的服務與產品,你才能真正擁有系統性的模式,在對的地方強化,在錯的地方補強,如此才能越做越好,越來越強壯。

校園裡的鬼屋從頭到尾都不存在,那是自己嚇自己,是小學生心理投射出來的印象。因此,不要害怕,要勇往直前,要相信商業的經營仍有科學化的判斷方式,縱然決策需要智慧,但尋求解決方案的過程絕對要保持理性。只要你能維持這樣的思考習慣,你就能擺脫失敗時尋找宿命的說法,真正去正視你的問題,自然就能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