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制是美德,也是企業穩健經營之道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所謂節制,是一個人能控制自己的慾望,不被慾望所支配,遇到事情能用理性的思維判斷,並作出明智的決定。這對於一個企業而言非常重要,而關鍵又全部繫在經理人身上。

馬雲的成功是節制來的,在一次演講中提到,當他考慮從北京回杭州創辦阿里巴巴時,有兩個故事很值得創業家參考。第一件事,他當時從杭州去北京與人一起創業時帶了五個人,後來北京的創業團隊成長到50個人,當他準備離開時,一個人都沒帶走,只問了那當初陪他來的五個人是否願意跟他一起回家鄉,為什麼?

他解釋說:「這是社會上的遊戲規則,你一定要記得,如果你要離開的時候帶走這些人,有一天,這些人就會學你的樣子。」

第二件事,他回杭州創辦阿里巴巴的時候,告訴這五個人,我只能給你們一個月500塊錢人民幣工資,因為沒錢讓你們搭車來回,所以全部都要住在我家,即使偶而要出差大家也都不許打出租車(編按:應該是指不可以搭計程車),只能搭公車或火車。

後來,馬雲在一次到台灣的演講中提到:「即使到了今天,阿里巴巴已經成為了全中國互聯網現金儲備最多的一家公司(編按:大約200~300億美金),我們還是很小氣。我認為,小氣沒什麼不好,公司花錢本來就應該小氣。」

與其說他小氣,不如說他節制。

另一個例子我們來談談巴菲特。巴菲特曾說:「真正好的經理人可不是一覺醒來後,心血來潮地說:『今天我要砍成本』,這就好像他睡醒後才開始決定練習呼吸一樣荒謬。」是的,巴菲特非常重視成本控管,因此他特別欣賞懂得樽節成本的經理人,這是他認為優秀的特質之一。

巴菲特強調降低成本,按時付錢收帳,波克夏則將這些原則貫徹到底。巴菲特經常表示,優秀的經理人連郵資都要弄得一清二楚,而比知道郵資更高層次的是,找出使用郵票的方法,波克夏連一張紙都要省,如果你寫一封信給波克夏,會很快的接到一封措詞正經的回函,但你收到的回函可能不是寫在新信紙上,而是寫在你寄給波克夏的信的下方。

此外,在判斷「經理人是否使用能理性的使用資金」這件事上,他的判斷依據是這樣:若企業將賺到的盈餘再投入而能獲得高報酬,公司就該將盈餘保留之後再投資;反之,若公司坐擁大筆現金卻無法創造高回報,理性的做法就是發還給股東。

以類似的概念來看待新創團隊,最需要被注意的就是新創團隊使用資金的方式。草創初期的團隊,最需要重視的就是成本控管。團隊一定要非常清楚,什麼錢該花,什麼錢不該花。這點說起來簡單,然而就筆者所瞭解的許多新創團隊,沒錢可花的當然不用說,但那些獲得投資人注資的創業團隊,卻有絕大多數都沒有把錢當錢來使用。

所謂創業,其實就是「堆疊價值」的過程。這意思是說,你所花的每一筆錢,都要「有意識」、「有意義」的去花,而不是有了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每一筆錢的花費,都必須要能換回一定的價值,無論在人力、資產、行銷、研發等…各方面,都要有計劃性、有意識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此就不會浪費資金,也能有效地提升企業價值。

而他自己雖然貴為全球前三大富豪,卻還仍舊住在老房子裡,開著老車子,嗜好就是喝可樂、看企業年報、閱讀書本,即使波克夏集團已經超級有錢了,他還是不讓公司買私人飛機,是後來實在不得已了才買,為此他還調侃了自己一頓。由此可見,巴菲特也是非常懂得節制自己的人,他不是為了享受好生活才努力追求財富,而是即便非常有錢,他還是過著簡樸的生活。

最後,我引述李嘉誠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的故事,來做最後解釋的結尾。他說:「有一次我開車,下車拿車鑰匙時,褲袋裡的兩塊錢滾到了輪下,我彎下腰去撿,旁邊的小弟問我怎麼啦?我跟他說兩塊錢滾下去了,他幫我撿起來,我給了他100元小費。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那兩塊錢若我沒有去撿,就消失在這世界,那就可惜了;至於100元小費,該花的還是要花。」

是的,所謂節制,並不是卯起來全部亂省一通,成了人人生厭的吝嗇鬼,而是懂得什麼錢該花,什麼錢不該花。在有價值的事情上,甚至應該大膽的花,然而在於毫無意義的費用上,就是應該量入為出,謹慎的花每一塊錢。賺錢是藝術,花錢也是一種藝術。有錢人懂得怎麼擅用每一分錢的價值,而不是讓他白白溜走,然而普通人卻是將錢花在太多不該花的地方。

這些成功的企業家,無論中外,都有節制的美德。無論是在企業經營上節制,就連他們對待自己也很節制。有句話說:「上帝要毀滅一個人之前,必先讓他瘋狂。」一個不懂得節制自己的人,賺了大錢很可能就開始揮霍,一個揮霍的人,無論有多少金山銀山,總有一天會敗光,什麼都不剩。

因此,穩健的企業經營之道,在於節制,雖然不能讓你賺大錢,最起碼也能讓你有足夠長的氣。只要在商業競技場上不敗,就能走得長遠,做人也是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