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年輕人的創業忠告

作者:Hands up 創辦人 洪大倫

雖然這個詞很銳利,但台灣年輕人普遍「自私」,而自私的表徵是冷漠,冷漠的具體反射是不期待。對社會不期待,對政府不期待,甚至對自己的未來也不怎麼期待。

你要說是環境也好,但我一向不喜歡把原因歸咎在環境。台灣經濟力是弱了,我們大家都要承認,看看我們口中的外勞國家菲律賓,旅館來台灣徵才,起薪7萬5千台幣,若加計小費,月薪破十萬沒問題,還供吃供住。

四小龍其中的三龍已經完全不把台灣放在眼裡,只有我們的政府還在慶幸「眾人皆差我還好」。

創業不是唯一一條能拼的路,說穿了只要你有本事賺大錢,就有機會創造經濟奇蹟。只是若從創業角度來看,有意願的人還真的不多。也許就像某些人說的,到處都是紅海,怎麼敢拼?不止如此,如果創業失敗了,大概就只能再找工作。萬一找不到工作又負債累累,大概只有自殺一條路。(請愛惜生命,切勿想不開)

以北歐國家來說,社會福利制度好,所以如果你失業了,國家養你也不怕會餓死。既然最差的情況就是有國家養,那又為什麼要擔心創業失敗?

光是這點差異,就是很大的差異,因為創業動機俱備了,風險低了,就能鼓勵大家往前走。

印象中,郭台銘講過一個笑話,他說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問他,為什麼台灣的中小企業這麼強?而新加坡無論給多少優惠補助,就是無法讓中小企業興盛。

郭台銘說,台灣的中小企業強,就是因為我們的政府什麼都沒做,所以才會這麼強。

雖然是開玩笑的說法,但也凸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事實,景氣差,有人賺錢,有人賠錢;景氣好,有人賺錢,有人賠錢。自強比怪罪環境重要,懂得因應情勢變化而改變自己,才是真正的強者。

把創業失敗推給大環境,自己比較好過沒錯,但完全沒辦法改變你失敗的事實。人都有卸責的本能,這是基於心理學所說的防衛機制,害怕太大的責難會導致心理影響生理,最後讓自己生病。

所以大多數的人,面對挫敗或災難時,第一個念頭一定是心理上的逃避,或者是推卸責任。此外,「承認錯誤」並不是我們從小到大的教育之一,因為承認錯誤意味著我是一個失敗者,並且要接受懲罰。失敗已經很不爽了,還要懲罰我,與其如此,不如就乾脆硬凹。

於是,從上到下,從政府到民間,從高官到小吏,從老闆到員工,大家都在硬凹,大家都在卸責。最後就是所有事情擺爛,沒有人肯去為自己所做的決定負責。

台灣曾幾何時變得如此不堪?是什麼因素讓我們失去勇氣?

創業是一種選擇,雖然不代表一切,但它的確是相對較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方式之一,也是一個國家經濟力是否強盛的原動力。

台灣有過「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出國去勞力士一隻隻的買,房子一間間的蓋,進口車一台一台的開。這些經濟奇蹟,都是早期前輩們,帶著公事包,跑到世界各地找客戶,一步一腳印跑出來的。

現在我們有網路,有更先進的通訊方式,但年輕人卻更足不出戶,在家裡當宅男宅女。網路普及後,你跟朋友的交集都在MSN,在LINE、在whatsapp、在Skype、在Facebook,有什麼年輕人是會去拜訪工廠,三不五時就去找老闆泡茶聊天下棋?

非常稀少。

年輕人並沒有學會怎麼和人拉近距離,怎麼維繫社交關係,怎麼面對面談生意,怎麼理解商業行為背後的人情世故,怎麼當一個講信用、重承諾、守時的生意人。

其實人最可貴的,會讓人眼睛一亮的,不是你帶著ipad來提案的計劃,而是你是否能表現出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這些特質已經很少見了,正因為如此,做得到的年輕人,很容易受到長輩信賴,合作當然也比較容易談成。

走出去,迎向人群,做生意就是做人,做人好,生意就好,這道理顛撲不破。年輕人應該離開安逸的環境,勇敢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創業不是唯一的路,你當然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是前提得為自己負責,不能為了自己想做的事,去犧牲爸媽的退休金,或者搞的家庭分崩離析。

創業絕對是一條值得走的路,就看你的勇氣與本事,能不能為自已創造一番新天地。